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他们在与血源性肝炎的斗争中做出了决定性贡献_Alter
原标题: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他们在与血源性肝炎的斗争中做出了决定性贡献 出品 | 搜狐健康 作者 | 汪策 编辑 | 袁月 2020年10月5日,瑞典卡罗林斯卡学院诺贝尔奖今天决定颁奖: 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授予共同 哈维·阿尔特尔(Harvey J. Alter) 迈可·豪顿(霍顿,Michael Houghton) 及查尔斯·莱斯(Charles M. Rice) 贡献:发现丙型肝炎病毒 哈维·阿尔特尔(Harvey J. Alter )于1935年出生于纽约。他在美国罗切斯特大学医学院(University of Rochester Medical School)获得医学学位,并在斯特朗纪念医院和西雅图大学医院接受内科医学培训。1961年,他加入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担任临床助理。他在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工作了数年,然后于1969年返回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担任临床中心输血医学系的高级研究员。 迈克尔·霍顿(Michael Houghton)出生于英国。他于1977年在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获得博士学位。他于1982年加入GD Searle&Company,之后于1982年移至加利福尼亚州埃默里维尔的Chiron公司(Chiron Corporation, Emeryville, California)。他于2010年移居艾伯塔大学,目前是加拿大病毒学卓越研究主席,并在加拿大艾伯塔大学担任李嘉诚病毒学教授。他还是李嘉诚应用病毒学研究所所长。 查尔斯·赖斯(Charles M. Rice)于1952年出生在萨克拉曼多。他于1981年在加州理工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并于1981年至1985年期间接受了博士后培训。他于1986年在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成立了研究小组,并于1995年成为正式教授。自2001年以来,他一直担任纽约洛克菲勒大学的教授。在2001年至2018年期间,他一直是洛克菲勒大学丙型肝炎研究中心的科学与执行主任,并一直活跃在该中心。 概要 今年的诺贝尔奖授予了三位科学家,他们在与血源性肝炎的斗争中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血源性肝炎是导致全球人们肝硬化和肝癌的主要全球性健康问题。 Harvey J. Alter,Michael Houghton和Charles M. Rice做出了开创性发现,他们鉴定出一种新型病毒,即丙型肝炎病毒(hepatits C)。在开展工作之前,人们发现甲型和乙型肝炎病毒,但大多数血源性肝炎病例仍无法解释。丙型肝炎病毒的发现揭示了这种未知的慢性肝炎病例的病因,并使血液检测和新药成为可能,从而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 肝炎–对人类健康的全球威胁 肝脏炎症(live inflammation)或肝炎(hepatitis),是希腊语中“肝和炎症(liver and inflammation)”的组合词,主要是由病毒感染引起的(尽管酗酒,环境毒素和自身免疫性疾病也是引起肝炎重要的原因。在1940年代,很明显有两种主要类型的传染性肝炎)。第一种病毒肝炎称为甲型肝炎(hepatitis A),是通过污水或食物传播的,通常对患者几乎没有长期影响。第二种是通过血液和体液传播的,它有着更为严重的威胁,因为它可以导致慢性肝病,并发展为肝硬化和肝癌(图1)。这种形式的肝炎是隐性的,因为否则健康个体可以在严重并发症出现之前悄悄地感染多年。血源性肝炎与高发病率和高死亡率相关,每年在世界范围内造成超过一百万的死亡,因此使其成为与HIV感染和结核病相当的全球性健康问题。 图1 未知的传染源 成功干预传染病的关键是确定病原体。1960年代,巴鲁克·布伦伯格(Baruch Blumberg)确定一种形式的血源性肝炎是由一种被称为乙型肝炎(hepatitis B)病毒的病毒引起的,这一发现导致了诊断测试和有效疫苗的发展。由于这一发现,布伦伯格被授予1976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当时,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Harvey J. Alter研究了接受输血的患者中肝炎的发生情况。尽管对新发现的乙型肝炎病毒进行的血液检查减少了与输血有关的肝炎的病例数,但Alter及其同事令人担忧地证明仍有大量病例存在。大约在这段时间也进行了甲型肝炎病毒感染的检测,很明显,甲型肝炎不是这些原因不明病例的原因。 令人担忧的是,大量输血者由于未知的传染原而患上了慢性肝炎。Alter和他的同事表明,这些肝炎患者的血液可以将疾病传播给黑猩猩,这是人类之外唯一的易感宿主。随后的研究还表明,未知的传染原具有病毒的特征。阿尔特(Alter)的有条不紊的研究以这种方式定义了一种新型的,独特的慢性病毒性肝炎。这种神秘的疾病被称为“非甲,非乙”肝炎。 丙型肝炎(Hepatitis C)病毒的鉴定 鉴定新型病毒是当务之急。尽管使用了所有传统的病毒搜寻技术,但尽管如此,病毒仍无法隔离已有十多年的历史。在Chiron制药公司工作的Michael Houghton进行了分离病毒遗传序列所需的艰巨工作。霍顿和他的同事们从感染黑猩猩血液中发现的核酸中提取了DNA片段。这些片段大部分来自黑猩猩本身的基因组,但研究人员预测,其中一些片段将来自未知病毒。假设从肝炎患者的血液中会存在针对病毒的抗体,研究人员使用患者血清来鉴定克隆的编码病毒蛋白的病毒DNA片段。经过全面搜索,发现了一个阳性克隆。进一步的工作表明,该克隆来源于Flavivirus家族的一种新型RNA病毒,被称为丙型肝炎病毒(Hepatitis C)。慢性肝炎患者中抗体的存在强烈暗示了这种病毒是缺少的因素。 图2 丙型肝炎病毒的发现具有决定性意义。但是,这个难题的一个基本要素却没有得到解决:仅病毒本身就能引起肝炎吗?为了回答这个问题,科学家不得不研究克隆的病毒是否能够复制并引起疾病。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研究员查尔斯·赖斯(Charles M. Rice)以及其他从事RNA病毒研究的小组指出,丙型肝炎病毒基因组末端一个先前未知的区域,他们怀疑这可能对病毒复制很重要。赖斯还观察到分离出的病毒样本中的遗传变异,并假设其中一些可能会阻碍病毒复制。通过基因工程,赖斯产生了丙型肝炎病毒的RNA变异体,其中包括病毒基因组的新定义区域,并且没有失活的遗传变异。将这种RNA注射到黑猩猩的肝脏中后,在血液中检测到病毒,并观察到与慢性病患者相似的病理变化。这是仅丙型肝炎病毒可能导致无法解释的输血介导的肝炎病例的最终证据。 这一获得诺贝尔奖的发现的意义 诺贝尔奖获得者发现的丙型肝炎病毒是正在进行的与病毒性疾病斗争的里程碑式成就(图2)。由于他们的发现,现在可以对该病毒进行高度敏感的血液检查,并且这些检查基本上已经消除了世界许多地方的输血后肝炎,从而大大改善了全球人类健康状况。他们的发现还使针对丙型肝炎的抗病毒药物得以快速发展。历史上首次可以治愈该病,这为从世界人口中根除丙型肝炎病毒带来了希望。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将需要国际努力来促进血液检测和在全球范围内提供抗病毒药物(图3)。 图3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